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的房間【7】

姐姐的房間【7】

姐姐的房間【7】嵐

  「我喜歡山﹐也喜歡在山上吹風。所以我選『嵐』這個字﹐我喜歡這個字的

意思﹐它讓我有種在山上吹風的感覺。」

  這是大姐把咖啡廳取名為【嵐】的理由。

  大姐的個性很隨和﹐很少跟人爭執什麼。可是一旦她開始堅持什麼事情的時

候﹐那也就表示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嵐】這個字是中國古字﹐原義的確是山風的意思。但自從這個字傳到日本

以後﹐它就有了另外一個解釋。

  我一直很想跟大姐說說﹐但是看到大姐對那個印有【嵐】字的招牌愛不釋手

的樣子﹐我就說不出口。考慮了很久﹐我終究還是決定了不告訴她???

  【嵐】在日文裡的另一個意思﹐就叫『風暴』。

  熾熱的太陽﹐蔚藍的海洋﹐清涼的海水﹐潔白的沙灘﹐海浪拍岸所激起的浪

花﹐再加上帶點鹹味﹐輕揚暢快的海風﹐呵呵~~夏天這個季節果然還是跟海灘

最速配(適合)呀﹗

  從我考上駕照之後﹐我就一直想自己騎車﹐由仰德大道直上陽明山﹐在盡情

的玩味陽明山的風光後﹐再從陽金公路逛下山到金山去﹐然後沿著濱海公路玩賞

著北海岸海天一色的海灘美景﹐最後到基隆的廟口夜市去大快朵頤一番後才慢慢

的回臺北﹐好好的給他來個山光水色﹐美食精品一日遊。

  只是~~唉~~為什麼現在的我只能看著牆上的海報在幻想著﹖為什麼呢﹖

我不是考上駕照了嗎﹖學校也開始放暑假了啊﹗難道是因為我沒有機車嗎﹖

  如果你是這麼想的﹐那我告訴你﹐你錯了﹗在我考上駕照的隔週﹐我大姐就

買了一輛豪爽的機車﹐放在我家門口﹐還是改裝好的哦。

  呵呵~真不愧是大姐啊﹗完全清楚我的的需求和愛好。我騎車從來就不想騎

快﹐在跟我同年紀的朋友們瘋狂的迷上山葉?鈴木那類日系街車時﹐我卻對美規

的嬉皮車情有獨鐘。

  我喜歡看的美國電影裡﹐常常出現那種穿州越郡的嬉皮車﹐當時那種誇張到

不行的前叉總能深深的吸引住我的目光。那時我就在想﹐如果騎這種嬉皮機車去

旅行﹐應該會很舒適吧﹗那樣的話不管騎多遠應該都不會累的。

  臺灣因為地方太小和地形的高低差距的關係﹐這類美式機車的市場並不大﹐

自從幾年前出現這款〔類〕嬉皮的機車﹐它就一直是我考慮買車的首選。

  只是這款原裝車實在很土﹐沒有經過改裝的話會很醜﹐但是因為車子本身就

不便宜了﹐如果再加上改裝的費用﹐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花費﹐我的積蓄根本就不

夠用啊。

  我還在想﹐這個暑假恐怕得在辛苦打工賺錢中度過了﹐沒想到大姐居然會這

麼慷慨﹐還那麼善解人意的買了我心中的最好的車子﹐最讓我高興的是﹐那是已

經改裝好的。

  我說沒想到大姐居然會這麼慷慨﹐並不代表大姐平常很小氣﹐而是因為大姐

一向是勤儉持家﹐嚴禁奢侈﹐花錢這回事對大姐而言是很需要原則的。

  嗯﹗舉個小例子來敘述一下。

  小時候我很喜歡一種叫【可口奶滋】的餅乾﹐老是吵著要大姐買給我吃﹐但

一包要25元的售價對大姐而言﹐顯然是無法接受的。所以大姐憑著她的蘭心惠

質﹐敏銳的洞察力﹐和讓人驚服的巧手﹐再加上老爸一時心血來潮所買的一臺烤

箱﹐大姐以完美重現了【可口奶滋】的美味自製點心來塞住了我的貪嘴。

  那應該是大姐第一次考糕點吧﹗我還記得﹐當我說大姐烤的【可口奶滋】比

外面賣的好吃時﹐大姐臉上那既滿足又欣慰的表情。也許大姐就是從那次以後﹐

開始對製作糕餅點心和烹飪有興趣的吧﹗

  總之﹐當我看到這輛改裝好的嶄新機車時﹐我真的高興的都快要翹辮子(掛

了?死了?隨便你說)了﹐當我抱著大姐狂親﹐向大姐道謝的時候﹐在我心裡只

有兩個字﹐『海邊』﹗今年夏天我一定要天天到海邊去玩。

  好﹗既然我有駕照又有機車﹐學校也開始放假了﹐為什麼﹖為什麼我無法達

成我的願望﹐而要呆在這裡呢﹖嗚嗚嗚~~~

  什麼﹖你問我這裡是那裡﹖唉~~~~這裡是~~~~

  「小弟﹗2號桌曼特寧兩杯﹐可頌一份﹐快過來送去。」

  「是~~我馬上就來~~」

  「小弟﹗6號桌不加奶的藍山咖啡好了。」

  「喔﹗稍等一下。」

  「小弟﹗杯盤積的過多了﹐先去洗洗﹐別在那裡偷懶了。」

  「趙姐﹗拜託妳﹗稍微讓我喘口氣好不好﹖」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沒錯﹗你現在所想得一點都沒有錯﹐我正在大姐的小咖

啡館【嵐】裡面幫忙﹐至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就說來話長了。

  話說﹐就在學校放假的當天﹐我決定要出門去尋找自我的前一天﹐大姐突然

跟趙姐一起出現在我面前﹐然後趙姐告訴我說﹐最近咖啡館的生意越來越好了﹐

光靠她們兩個人怕忙不過來﹐所以要我去店裡幫忙。

  雖說大姐對我恩重如山﹐恩比天高﹐恩比海深~~~(以下省略五百字)﹐

但是要我放棄我嚮往多年的計畫﹖嘿嘿~~還是沒門。

  於是我趕快裝出一付〔非不為也﹐實不能也〕的沈痛表情﹐準備以〔我已經

跟同學約好﹐沒辦法取消〕為由﹐獻上萬言書﹐展開遊說工作之時﹐沒想到大姐

已經搶在我面前說﹕「你可不能拒絕哦﹐我們可是已經先把工資付清了喔。」

  啥﹖什麼工資﹖我沒收到什麼工資啊﹖在我提出我的質問時﹐大姐的回答讓

我跌了個大跤。

  大姐並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比了比我的機車﹐然後又比了她跟趙姐一下。

  我還在迷糊著﹐心想這是什麼意思時﹐趙姐已經笑盈盈的跟我說﹕「買這輛

機車的錢﹐我出了一半。」

  這下還不真相大白﹖可憐我在現實的壓力下﹐也只能認栽﹐乖乖的扮起了我

的服務生小弟角色﹐唉~~為我胎死腹中的北海岸一日遊計畫哀悼吧﹗

  不過幸好我老姐還是有良心的﹐她答應我只要我能夠努力工作﹐那麼在每週

一的休假日裡﹐我不論去哪裡玩﹐所有的花費都算她的。呵呵~~算是不錯的條

件吧﹗也就是因為如此﹐我開始了在【嵐】打工的生活了。

  在【嵐】裡﹐因為趙姐可以在櫃檯前煮咖啡﹐所以基本上是由趙姐來站櫃﹐

也就是說趙姐算是我的直屬上司﹐我的工作都是趙姐吩咐的。

  關於趙姐對於衣物的喜好﹐我之前就已經形容過了﹐她喜歡比較貼身的﹐能

完全表現她身材上優點的衣物﹐所以我每天都能盡情的欣賞趙姐豐滿又凹凸分明

的絕妙體態。像今天趙姐就穿起了一套細綢的藍色連身裙。

  趙姐很漂亮﹐蓬鬆的大波浪長髮﹐圓形的大耳環配合她深邃的眼眸﹐高挺的

鼻樑﹐讓趙姐看起來像是個比較偏西洋血統的混血兒美女。但大姐告訴我﹐趙姐

是個標準的臺南人﹐而且還是他們家族還算是當地的望族﹐至於她外型的問題﹐

大慨是她家幾代前的祖先曾跟荷蘭人有過〔交往〕﹐直到現在才來個隔代遺傳。

  趙姐的父母都是醫生﹐家境很富裕﹐所以她才能還在求學時期就出國到處旅

行。不論是就外型或是行事風格來說﹐大姐跟趙姐都屬於是南轅北轍的﹐但她們

又是很好的朋友﹐實在很難想像她們會是很好的朋友。

  不過只要想想大姐連跟林佳琬這種人都能交往了十幾年﹐想來大姐對想跟她

做朋友的人是不挑的吧﹗

  看到趙姐在櫃檯前招呼客人的手腕﹐不能不讓我佩服趙姐的交際能力﹐就我

看來﹐趙姐可比我們大多數的外交部官員都來的利害得多。

  算上今天﹐我已經來這裡第五天了。這個趙姐真的是把我當成超人來操﹐什

麼雜事都叫我做﹐上至天花板﹐下至地板﹐前到馬路﹐後到廚房全都是我的管轄

範圍。害我每天都累的要死﹐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睡覺﹐哪還想要到哪裡去

玩啊﹗

  今天依照慣例﹐又過了一個忙碌的上午﹐好不容易過了中午的顛峰時段﹐人

潮開始稀疏﹐我也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喘口氣了。

  其實我很明白﹐這些上班族在該吃飯的時候﹐跑來這家沒有供餐﹐只有咖啡

和點心的小咖啡店裡面幹嘛﹖難道都在減肥嗎﹖

  唉﹗誰叫這家店裡有兩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所謂〔秀色可餐〕啊﹗(不是

那個秀色的意思)不用吃飯就該飽了。

  看著店裡漸漸稀疏的客人﹐我走到櫃檯前跟趙姐開玩笑說﹕「開咖啡店開成

這個樣子﹐不賺錢也難啊﹗趙姐﹐妳們有考慮開分店嗎﹖」

  趙姐正在偷空看帳單﹐頭也沒擡的說﹕「還早呢﹐為了維護品質﹐我們用的

材料都是進階品﹐以現在的售價來說獲利很有限﹐提高售價又怕流失客來來來源﹐看來

還是得從降低成本方面來想辦法﹐才能多一點利潤。」

  我看著趙姐﹐剛想接話﹐突然間﹗我只覺得〔轟〕的一聲﹐全身的血液全往

腦中集合﹐讓我滿臉通紅了起來。我這才明白﹐為什麼今天在櫃檯喝咖啡的客人特別多﹐而且還一個接一個﹐

沒有留下空檔時間﹐原來就是為了這個額外的服務啊﹗

  趙姐現在是半俯著身體﹐手支著櫃檯在看報表﹐剛好能讓我從上看下去﹐於

是趙姐整個雪白豐滿﹐看起來又很嬌嫩的乳房﹐便讓我從趙姐開的低低的領口裡

看的清清楚楚。

  我連忙靠著趙姐悄悄的跟她說﹕「趙姐﹐妳今天沒有穿胸罩喔﹗春光外洩了

啦﹗」

 誰知道趙姐還是原姿勢不動的照看它的報表﹐頭也不擡的說﹕「小鬼﹐少見

多怪了﹐穿這種衣服本來就是不能穿內衣的﹐連褲子也只能穿丁字褲﹐要不然曲

線會被破壞掉﹐那不就可惜了這件衣服﹖放心吧﹗我有貼胸貼﹐看不到什麼東西

的。」

  雖然趙姐這麼說﹐但我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湊身進入櫃檯裡﹐靠著趙姐

的耳朵邊說﹕「妳確定妳有貼胸貼﹖我看到了耶﹗」

沒紅一下的說﹕「啊﹗忘了貼了﹐難怪今天一整天都覺得不舒服。」

  「就這樣﹖」看到趙姐若無其事的反應﹐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不然要怎樣﹖」趙姐無所謂的說著。  

  「餵﹗趙姐﹗妳被人白看了一上午耶﹗妳一點都不在乎嗎﹖好歹妳也驚叫一

聲﹐然後跑到後面去整理一下﹐這才是正常的反應啊﹗」這個女人﹐是不是正常

人啊﹗

  誰知道趙姐反而咯咯咯的笑我說﹕「看你說的﹐被看就被看﹐我又不會少塊

肉﹐有什麼好害羞的。你還真是少出門少見識啊﹐在巴黎啊滿街都是沒穿內衣的

女人﹐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樣大驚小怪的﹐那些法國男人不都要發瘋了﹖」

  我咕噥著說﹕「這裡是臺灣﹐又不是法國。」

  趙姐義正嚴詞的說﹕「關於女人身體的自主權﹐全世界都是一樣的。」

  我不禁辭窮﹐唉~~對這些新時代的女性﹐還真是無話可說啊﹗

  看到我的窘樣﹐趙姐噗哧一笑的摸著我的頭說﹕「不過還是要謝謝你了﹐其

他人都只是看﹐只有你還會告訴我﹐畢竟年紀不大﹐沒受到現實社會的汙染﹐還

很純潔呢﹗」然後她靠著我的耳朵﹐輕聲說﹕「你告訴趙姐﹐好看嗎﹖」

  趙姐突然來這一手﹐讓我嚇了一跳﹐連忙跳開﹐臉紅心跳的說﹕「趙姐~~

~~」

  趙姐又吃吃的笑起來說﹕「我忘了﹐依你的年紀﹐搞不好這還是你第一次親

眼看到女人的乳房呢﹐哪知道好不好看啊﹗」

  開玩笑﹐我不但看過摸過﹐還打過奶砲呢﹗只是對象是二姐﹐我可不敢亂說

話﹐萬一傳了出去﹐我跟二姐就都完了。

  唉~~真想跟二姐跑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讓我們能光明正大的在一

起﹐現在這種偷偷摸摸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像現在﹐我就只能默默的忍受趙

姐的調侃﹐一句話也不敢說。

  「餵﹗小鳳﹐你可不要調戲我弟弟﹐他還是小孩子啊﹗」拿烤好點心出來的

大姐﹐剛好看到這一幕﹐笑著阻止趙姐。

  只是~~「大姐﹗我已經滿十八歲﹐不是小孩子了。」我正式的向大姐抗議

著。

  大姐笑著說﹕「在大姐的眼裡﹐你永遠是那個愛哭愛鬧的小弟。」

  這~~叫我還能說什麼好呢﹖只好說﹕「大姐﹐讓我來幫妳。」

  小孩嗎﹖也好﹗希望我跟大姐的姐弟之情永如今日吧﹗

  趙姐抗議著說﹕「餵﹗餵﹗餵﹗妳們在我面前玩什麼姐弟情深啊﹗是要讓我

這個獨生女忌妒的嗎﹖」

  大姐笑著說﹕「不服氣啊﹗不會叫你爸媽再加油加油啊﹗搞不好明年妳就有

個弟弟可以疼了。」

  趙姐訕笑說﹕「妳吃我爸媽的老豆腐啊﹗都快六十了﹐哪還生的出來﹐要不

妳小弟借我一下﹐讓我也過過作大姐的癮。」

  大姐像是怕我被趙姐搶走似的﹐連忙抱緊我說﹕「少來﹐要做頂多讓你做二

姐﹐至於雅雯﹐我跟她商量一下﹐讓她吃點虧﹐作三姐得了。」

  老實說﹐我根本不在乎會不會多一個姐姐﹐反正不管怎麼說我都是最小的。

但是現在大姐緊緊的抱住我﹐她挺秀結實的雙峰就插在我的胸口上﹐讓我那根吃

過肉味的傢夥開始探起頭來了。

  我尷尬的跟大姐說﹕「姐~放開我好不好﹖長這麼大了還被大姐抱﹐很丟臉

的。」

  聽到我的話﹐大姐跟趙姐先是一愣﹐然後一起笑了起來﹐連還在店裡的客人

也都露出笑意。我真是剛尬到不行﹐趁著大姐鬆手﹐我趕快落跑到廚房去﹐一路

上我還覺得人人都在笑話我。

  臨入廚房之前﹐我還聽到趙姐還在跟大姐說﹕「小惠﹐妳弟弟會害羞咧﹗看

來真的是長大了。」

  天啊﹗我都十八歲了﹐雖然還沒有投票權﹐但至少犯法的時候已經不用去少

年法庭了﹐講難聽一點﹐二姐要不是有在作防護措施﹐我都可以讓她懷孕了。現

在居然還被大姐當成小孩子。偏偏我又只能保持沈默﹐唉~~無奈啊﹗

  當今天的工作結束時﹐已經是深夜九點多了﹐大姐坐在我的後座﹐向趙姐道

別說﹕「小鳳﹐今天累壞了﹐妳要早點回家休息﹐明天見了。」

  只見趙姐一臉哀怨的說﹕「唉~~還是有弟弟的好啊﹗至少在沒有男朋友的

時候﹐還有人能來接妳。」

  大姐說﹕「欸~妳那個卡布奇若呢﹖怎麼好幾天沒來了﹖」

  趙姐一擺手說﹕「別提他了﹐這傢夥﹐見沒三次面就想上床﹐那也就罷了﹐

居然還只有三分鐘的能力﹐最氣人的是他還一直問﹐『妳舒服嗎﹖爽不爽啊﹗』

氣的我一腳就把他踢下床﹐叫他以後都別來找我了。」

  沒想到趙姐居然說的那麼直白露骨﹐聽得我目瞪口呆﹐大姐也又羞又氣的

說﹕「我真受不了妳﹐這種事也在大街上講﹐拜託妳含蓄一點好不好﹖」

  趙姐看著我們的窘相﹐笑的花枝亂顫的說﹕「好啦﹗知道妳們不愛聽﹐不說

了﹗你們先回去吧﹗我還要去找看看哪裡還有好男人呢﹐拜了~~」

  說完就風情萬種的轉身離開了。哇﹗我說真的﹐像趙姐這種型式的女人﹐對

我來說還真是一種全然不同的刺激啊﹗

  我愣愣的看著趙姐的背影發呆﹐直到大姐推我說﹕「都走遠啦﹗還捨不得走

啊﹗回家了啦﹗」

  我不好意思的發動我的愛駒﹐載著大姐回家去了。

  一路上大姐都沒有說話﹐直到回到家﹐我們都洗好澡﹐準備睡覺的時候﹐大

姐才拉著我到客廳去。

  大姐的表情有點嚴肅﹐讓我還以為她要說什麼很重要的話呢﹐誰知道﹗她開

口就說﹕「阿俊﹗妳覺得小鳳姐姐如何﹖她很有女性魅力吧﹗」

  我差點就跌下沙發﹐這是什麼問題啊﹗我苦笑著說﹕「大姐﹐妳嘛幫幫忙﹗

我這幾天被趙姐操的都快掛了﹐哪管她有沒有女性魅力﹖對我來說﹐她比母夜叉

好不了多少﹖」

  「真的﹖」大姐懷疑的說。

  「我發誓﹗」我舉起我的右手說。

  「那倒不用。」大姐看著我故作正經的發誓﹐笑著把我的手拉下來。

  大姐對著我﹐正經的說﹕「阿俊﹐你也已經十八歲了﹐有喜歡的人嗎﹖」

  「有啊﹗就是大姐啊﹗」我嘻皮笑臉的說。

  大姐【啪】的一聲﹐輕賞了我五百﹐佯怒說﹕「還裝傻﹐我說的不是這種喜

歡﹐而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學校裡有沒有你喜歡的女同學﹖」

  我撫著臉﹐故作委屈的說﹕「沒有﹐我覺得她們都太幼稚了﹐整天只會聊偶

像和衣服﹐一點深度都沒有。」

  大姐嘆了口氣說﹕「我想也是﹐從來沒看到你有帶女同學回家過﹐我就在懷

疑了﹐阿俊﹗你該不會是有戀母情結吧﹗﹖」

  什麼﹖戀母情結﹖開什麼玩笑﹐戀姐情結是有的﹐戀母情結那是絕對跟我扯

不上關係。

  於是我連忙否認﹐但是大姐還是開始對我說教﹐從年紀大小之間的差別﹐到

女性的智慧和外型的比較﹐天啊﹗大姐居然可以講一個多鐘頭。

  我知道是因為我對趙姐多看的那幾眼惹的禍﹐但我發誓﹐那麼性感的女人出

現在你面前﹐沒有多看幾眼的男人﹐根本就算不是男人﹐我只是多看了幾眼﹐已

經算是很有自制力了。

大姐的疲勞轟炸一直持續到二姐進門大姐才停止。然後在我來不及阻止之

前﹐大姐已經把我今天再店裡的表現原原本本的告訴二姐﹐二姐聽了「喔﹗」的

一聲﹐眼睛飄了我一下﹐沒有說話。我就知道我慘了。

  大姐說教完畢﹐我連忙滾回房間避難﹐不過啊﹗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時間剛過十二點﹐大家都去睡了﹐我還以為危機已過﹐正想好好的睡一覺﹐沒想

到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隱約之中只覺得下身一涼﹐我悚然驚醒﹐卻發現二姐

把我的褲子給脫了。

  我剛想說話時﹐二姐已經把我的龜頭給含進嘴裡。這算是二姐第二次幫我口

交了﹐我舒服的說﹕「二姐﹐好舒服哦﹗妳今天怎麼那麼自動﹖」

  話剛說完﹐二姐突然用牙齒蹭了我龜頭和陰莖的環節處﹐一種異常的顫慄感

直衝腦門而來﹐我驚呼說﹕「二姐~妳別咬我啊﹗~~」

  二姐笑咪咪的把我的肉棒吐出來說﹕「嚇一跳吧﹖放心﹗二姐沒有真的咬下

去﹐這只是一個警告。」

  「警告什麼啊﹗我又沒有幹什麼壞事﹗」我不滿的摸著被牙齒摩擦的有點敏

感的龜頭說。

  二姐順著爬上我身體﹐用手支著我的頭側兩邊﹐目光灼灼的瞪著我說﹕「還

說沒有﹖那個趙姐是怎麼回事﹖」

  果然是為了這件事﹐大姐啊~妳真是害人不淺啊﹐我在心中叫苦著。

  二姐從上往下瞪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滿臉妒意的二姐看起來卻是那麼的可

愛動人。不知不覺的﹐我笑了出來。二姐氣惱的說﹕「你還笑的出來﹖說﹗那個

趙姐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在我跟二姐有過親密關係之後﹐我就發現二姐對我的態度不同了﹐少了

一點做姐姐的威嚴﹐多了一些小女人的柔順。

  現在又看到二姐忌妒的面容﹐我發現二姐已經不是〔我的〕二姐了﹐而是我

的小女朋友。

  我笑著抱著二姐一翻身﹐將她壓在我身下﹐粗野蠻橫的狂吻著二姐的香脣﹐

二姐先是用力的掙紮著﹐但終究還是敵不過我的身強力壯﹐而溶化在我狂熱的嘴

脣裡﹐熱烈的回應著我。

  因為二姐只穿著一襲輕薄的睡衣就跑到我房間裡﹐所以很大程度的方便我上

下其手﹐良久﹐在二姐被我弄得嬌喘籲籲的時候﹐我才放過她﹐挺起身來要替她

寬衣解帶。

  她才像突然清醒似的喘息著說﹕「在沒有說清楚趙姐的事情前﹐你不可以碰

我。」

  不可以碰妳﹖開玩笑﹗現在我就算硬上﹐妳也阻止不了我﹐不過為了二姐的

面子好看﹐我還是用滿腹委屈的口氣﹐把趙姐春光外洩的事輕描淡寫的說出來。

  「妳想想﹗如果我真的對趙姐有興趣﹐我乖乖的看就好了﹐幹嘛還提醒她﹖

妳說對不對﹖」我用最誠懇的眼光看著二姐﹐心想這總該可以相信我了吧。

  只是二姐還是用懷疑的口氣說﹕「你會這麼老實﹖你的壞我可是親身體驗過

的﹐你敢說你沒有一絲想看甚至想摸的衝動﹖」

  我故做生氣狀的說﹕「當然沒有﹐妳不相信我﹖」我以為這樣表態應該可以

讓二姐釋懷了。誰知道二姐居然嘆了口氣﹐說了一句讓我有些驚訝的話﹕

  「男人說的話有幾句是可以相信的﹖」

上一篇:【我的第一次】下一篇:【大雪天气,让我上了小姨子】